宁儿的鹿鹿

他说,任何坚不可摧的关系,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对不住大家,此号在2018上年度都不会再更新,因为小鹿三次元学习很紧张,省重重点班,我自己的原因。这次自主考差对小鹿来说真的很痛苦,请各位朋友尽情脱粉,若小鹿能破茧重生,定会踏光归来,保重!🙏🙏🙏

【林秦】论某乎答主和大神室友是同一人的可能性(2)

(又名都是某乎惹的祸)

  “哥们儿你找我出来啥事儿啊?这么急。”小黑刚刚打完篮球,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呢,就被林涛一个电话急匆匆地叫到了这家大排档。
  
  大排档里人声嘈杂,门庭若市。不过林涛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仿佛听不见一般,一个人机械地吃着烧烤。
  
  林涛看小黑来了,却还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不过手上的和嘴上的动作还是没停。
  
  “其实吧,这也不是个啥大事儿。”林涛给小黑倒了一杯啤酒。小黑又叫老板加了几瓶啤酒,正想从桌上的盘子里拿两串烧烤吃着呢,林涛默默的把盘子移到了小黑够不着的地方,“我叫你出来是帮我解决问题的,不是叫你来帮我吃饭的。”
  
  “好好好,那你倒是说啊,到底啥事儿?”小黑悻悻地将手收回,一副认真听领导训话的模样(确实挺有先见之明的,毕竟在将来他成了林涛的下属)。
  
  “我怀疑秦明喜欢我。”尽管林涛把这句话说得郑重其事,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似的。但是小黑止不住的笑,刚刚喝进去的啤酒还是喷了林涛一脸。
  
  “你在开玩笑吧?”作为林涛的好友兼前室友小黑表示,秦明喜欢林涛的可能性就好像他期末一科都不挂一样,不可能。尽管作为林涛的好友这样嘲笑他不对,但是这件事说出来,就真的可以当选龙番市2018最佳笑话了。
  
  林涛擦擦脸,盯着小黑的眼睛,又将笑话重复了一遍:“我真的怀疑秦明喜欢我。”
  
  “哥们儿,你没发烧吧?”小黑伸手摸了摸林涛的额头,确定他的好友是没有脑袋发热,他突然想起还有一种可能嘛,此秦明可能非彼秦明,“你确定你说的是你的那个现室友,就是法医系那个以高冷著称的秦明,不是别的什么同名同姓的?”
  
   林涛苦逼地点点头:“对,就是那个去年和今年在学校论坛最难追的男神女神榜的八卦榜单都排第一,天天走在校园里回头率百分之百,我的室友,秦明。”好吧,林涛承认,自己说出来之后,感觉秦明头上,额不,身上的光圈又亮了那么一丢丢,真的只有一丢丢。
  
  “那就真的不可能,秦明谁啊,连和他同个实验小组的李大宝都说自己一学期都和秦明除了必要的交流都聊不上十句话。”小黑说起秦明都有点犯怵,“上次他调寝室,不对,咱们这层楼这么多寝室那么多学霸,他怎么会不偏不倚就这么调到我们寝室了呢?”现在小黑回想起上回调寝室的事,越想越不对,林涛哪里像是秦明大神要求的那种什么安静如鸡的美男子了,明明跟安静和美男子跟他都不沾边好嘛?
  
  “你不说倒没啥,你这么一说,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了。”林涛挠挠头,总算停止了撸串,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
  
   “不过我觉得应该还是你想多了,毕竟我们这种两个人住一间的宿舍本来就不是特别好调换,可能宿管老师看你为人比较…………和蔼,好相处,所以就让秦明搬过来了也说不一定对吧。”小黑发誓,他是在安慰他的好友,虽然这看起来像是在讽刺林涛。
  
  “也许吧,”林涛却还是高兴不起来,虽然这些天秦明还是一直把自己闷在那个课题里,可是他自己却忽然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叮咚”林涛搁在桌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自动弹出一个对话框。
  “我写完了,准备请我吃饭吧。”——秦明。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得,本来说这几天刚好错过他,结果呢……”林涛为自己即将悲惨(并不)的命运哀悼。
  
  “算了算了,靠你也靠不住,倒不如……” 林涛突然灵感乍现,想到了一个在他看来“perfect满分绝对一定必须万无一失”的计划。
 

  
——————视角切换线——————
   (李大宝表示,她真的只是开个玩笑,只是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收不住口了…… )
  
  那还是一个风和日丽,天气晴朗的下午。我们的神助攻(她自以为的)李大宝同学正走在去上课的小路上,心情好得哼起了小曲儿,毕竟最近林涛都没来实验室找秦明,铁定是看到自己专程为他俩搞的那个贴子,被吓到了,思考人生呢。毕竟那可是自己找程序猿朋友花了1个月的饭钱整的。
  
  “喂喂,大宝,你看昨天学校论坛那个贴子没?真没想到我们大系草秦明竟然是gay?”大宝闺蜜用手肘捅了捅李大宝,兴冲冲地掏出手机向大宝安利昨晚刚萌上的cp。
  
  哟?我的本命怎么这么快人尽皆知了?想想有点小激动呢。李大宝赶紧接过手机定睛一看,wocaowocaowocao…………不能怪大宝太炸呼,关键是手机里的内容太,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严重怀疑室友喜欢我?》???所以我的cp就这么,这么火了?还是蒸煮自爆?
  
  “底下回帖的基本都是在问是不是秦明的,喏,看来你家本命这次是在我们校园论坛大火了一把。”闺蜜追悔莫及,自己当时为啥就不跟着大宝跳坑呢?现在人家吃糖吃高兴了,自己这种明我党该怎么办那啊啊啊啊啊啊??
  
  “诶诶,李大宝,今天还上课呢……”闺蜜赶忙拉住作势想走的李大宝。
  
  “算了算了,”李大宝将手中的一摞书全都递给闺蜜,“这可是大事,今天帮我签到,明天请你吃大鸡腿。”一溜烟儿地跑回了宿舍。
  
  “游戏诚可贵,学分价更高,若为cp故,两者皆可抛。”李大宝急匆匆地赶回寝室,坐下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现在的耽误之急就是要看看是林涛到底在整些什么幺蛾子。
————————TBC————————
(下回预告:贴子内容到底是啥?贴子太火被大宝手误转发给秦明该怎么收场?林涛自以为自己聪明绝顶不可能有人会发现楼主是自己结果却弄巧成拙和秦明闹翻?)
  小剧场:
  小黑:所以在这之后我再也不会跟林涛出去吃饭,哪怕我饿死,哪怕他请客。
  林涛:…………
 
————————————————————————

所以还是求小心心,小蓝手。你们的喜欢是鹿鹿更文的动力,哇咔咔。 
  

【林秦】论某乎答主和大神室友是同一人的可能性(1)

(又名都是某乎惹的祸)

第一次写欢脱风的说,后天全市统考今天来挖坑真的大丈夫。QAQ
—————————正文分割线————————
        林涛最近一直闷闷不乐。
  
  有这么一件事所带来的阴影,一直都在他的心里盘旋,挥之不去。导致他这几天是睡也睡不着,吃嘛嘛不香,黑眼圈都快赶上熊猫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手机,哦不,是某乎,哦不,准确的说是因为某乎上的一个答主。
  
  事情发生在几天前一个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下午,励志认真学习的林涛同学正坐在图书馆里一边看书一边刷手机。
  
  就在这时,手机提示框突然弹出一条来自某乎的推送:“你觉得你暗恋的人什么时候最爱你?”
  
  你暗恋的人什么时候最爱你?这个问题听起来怎么这么不通顺呢?
  
  这个不通顺的问题倒是勾起了林涛的一丝丝好奇(八卦心理),鬼使神差地,他点开了这条推送。
  
  提问者的头像欧美风的少女,看得出,年龄绝对不超过20岁。提问者大概就是说自己最近和暗恋对象有点暧昧,暗恋对象对她特好,而且昨天暗恋对象表白,他们在一起了。因为她和暗恋对象都喜欢逛某乎。所以就第一时间来某乎看看其他小姐妹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互帮互助嘛。
  
  互帮互助?林涛嘴角抽搐,所以这种问题究竟是为什么要推送给他啊?
  
  下面的回答是五花八门的,不过性别倒很统一,答主几乎清一色的是女生,还都是一些语调萌萌哒头像萌萌哒的青春美少女。额,毕竟林涛也能想到男生果然还是没自己想象中的没这么矫情。
  
  林涛随手往下翻翻,答案无非都是什么他背我的时候,他抱我的时候……看到这些,林涛是真无以应了,你说你们抱都抱了,背都背了,还来这个暗恋贴里面发什么呢?秀恩爱好玩是吧?
  
  林涛这个万年单身狗受到了成吨的狗粮伤害。
  
  又往上翻了翻,被顶的最高的那个答案,答主头像是一只软萌的小猫,一看也是年龄不过22岁的小女生:“他看着我的时候。”
  
  ………………
  
  林涛是真的无语了,你说小姑娘你都看出来他喜欢你了你怎么就不去追呢?
  
  这还不算奇葩,更奇葩的就数下面评论区的那些大佬了,大佬倒都是男的,而且普遍岁数都不小,注册时间也很长,职业还都是什么程序员,工程师之类的。 看来也不止自己一个男的被推送这种问题。
  
  不过本来你说这事挺令人高兴吧。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留“秀恩爱死得快。”
  
  说实话也不怪他们,他们之所以点开这个推送,就是本以为都是些需要安慰的花季少女,想着随便找个安慰一下,说不定就这么成功脱单了。
  
  结果呢,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们只是让自己的孤寂内心受到的伤害翻倍而已。
  
  虽然这小姑娘确实有点讨厌(就秀恩爱这点),但是这群大老爷们儿也有点过分了。
  
  林涛接着往下翻,第二高的回答就显得比第一个苏的好一点,但真的也只是好一点。
  
  “他送我苹果的时候。” 对嘛,送苹果就很对了嘛,起码比第一个好(?)。看来这世界上有品位的不止我一个。
  
  林涛往上正想看看这位和自己品味差不多的萌妹子,看看自己是不是就有可能变成那为数不多的幸运的人其中之一。
  
  然而惊悚的一幕出现了,林涛看到答主的头像是一排闪耀眼银光的手术刀,术刀,刀……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回答会从茫茫答海中被选出来了。
  
  就冲着这头像,那一把把手术刀,简直是路过的人不点赞同晚上就做噩梦啊,就快赶上那些发诅咒消息的了。
  
  好吧,这个答主还是个达人,哟,还是个医学爱好者。怪不得,看来学医的心理都有些变态(并不)。
  
  就比如自己那个室友,秦明,号称是法医系的高岭之花。生的一副好看的皮囊却是一块不可雕的木头,整天顶着一张帅气的脸庞在图书室里憋着,生活跟高三学生一样“学校食堂宿舍”三点一线。
  
  每当有妹子想要搭讪时,秦明总会微微抬起他的头,脸上写着四个大字“活人勿扰”。
  
  说起自己为什么会和他同居,呸,同寝。林涛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是在大一下的某天,宿管老师就让原本和林涛是好哥们儿的前室友搬走了,然后秦明就搬了进来。据林涛的前室友回忆,当时秦明说自己原寝室太闹腾影响学习,于是宿管老师二话没说就给秦明换了寝室。
  
  好吧,其实和这个室友呆久了,发现也没什么不好的,甚至还有许多好处,比如自己再也不会迟到,自己不会的题可以直接找秦明……
  
  也可以说是在秦明的帮助下,林涛罕见的期末一科都没有挂。毕竟林涛如果再挂科就得留级,然后被老爸乱棍打死了。
  
  为了报答秦明的“救命之恩”,林涛本来是打算请秦明吃饭的。但是秦明最近在忙着做论文也没空搭理他,一天有十八个小时都闷在实验室里。好吧,秦明是说论文写完就会让林涛请客,还叫他一定别忘了。
  
  “所以,我看他最近都没空吃饭,就天天给他送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林涛觉得自己太贴心了,甚至在心里为自己对室友的贴心鼓掌。
  
  然而就在他就看到了这个答主回答这个问题的时间时,他就笑不出来了。一周前,就是自己第一次送秦明苹果的日子。
  
  不会的,事情不会这么巧。林涛赶紧点开那位名叫“切东西是信仰”的答主的首页。
  
  嘿嘿,巧了,答主的最新回答大概就是昨天,而且回答的那个问题,嗯,特别凑巧就是自己上次在实验室瞥见的秦明正在研究的那个课题有关的一个问题。
  
————————TBC————————
  
求小心心QVQ。求期末祝福,话说求期末祝福会算是被毒奶吗?可啪。QAQ。
  
  
  
  
  

【林秦】绝处逢生(1)

warning:此文将大改,除文章名不变外,剧情将有大幅度改动,但现在没时间。
*原名《昨日重现》,看完世奇里的一集(昨日公园)莫名想挖坑,尽量不ooc。短篇(?)
    “林涛,你真的要调回龙番吗?你今年就可以提干了,为什么非要现在调回去呢?”林涛知道H市局长爱才如命。
  
  一年前他既然可以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将自己调来H市,自然也是上下废了不少精力。
  
  现在自己就这么调回去也是对不起他对自己的一片栽培之心。更何况局长现在已经挑明,还想继续提拔他当副局长。他也不是傻子,在H这种大城市待着一路升职,自然比回到龙番那个安稳的小城镇一辈子都只能当一个普通的小警察更成功。
  
  可是并不是成功就一定会幸福。起码对于林涛而言是如此。
  
  “谢谢局长的挽留。但是相信局长应该也听说最近龙番市的那件大案子了,H市离龙番也不远,那这次我还是先想回去协助工作。”至于调任嘛,自己回龙番之后不都是顺水推舟的事吗?后面一句话林涛没说出来,但他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挺好。
  
   林涛明白,如果自己态度强硬的要求离开,只会让局长失望和尴尬,自己即使调任回去也少不了闲言碎语,倒不如以此机会为缓兵之计,先回龙番,等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提调任的事也不迟。
  
  “那好好,你就先调回龙番,但是我警告你啊,案子破了之后我还得在这儿看到你小子人啊。”局长最后还是敌不过林涛近几天来的死缠烂打和软磨硬泡,松了口,加上这次的案子确实不是小案子,局长也就随林涛去了。
  
  “谢谢局长。” 林涛朝着局长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一蹦一跳地回家拿起早就整理好的行李箱,驾车前往火车站。
  
   “我要回龙番了。”林涛在微信上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单独发给他私认为的第一好友秦明。
  
  之后就是将这个消息告诉李大宝,“嘿,人形警犬,我要回龙番了。”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你现在知道回来了,当初不知道谁呢,一听到自己要调到H市,高兴得姓什么都不知道了。收拾收拾东西离开龙番,就屁颠屁颠地飞过去了。留下我们秦科长独守警局……”李大宝倒是回得挺快,还在末尾配了一个贱嗖嗖的表情包。
  
  “我那是因为公职原因才不得已调任的好吗?”林涛表示自己也很无辜。
  
  “对了,龙番市最近的那个案子我都知道了。”林涛想起这次回来的正事,“案件资料发给我吧。”
  
  “好。不过这次的凶手可能要刷新你的三观了。”李大宝赶紧将资料拍照发给林涛,“现在整个龙番市市民都人心惶惶,九点钟之后无论男女都不敢踏出家门一步。”
  
  杀人,所有的被害者之间毫无关联,且被害人不分性别无论年纪,是危害性极大的随机性作案。碎尸,尸体没有头颅,十指,包括四肢。有的尸块甚至被切成边长仅为5cm的小正方块,精确度极高。凶手应该有丰富医学知识基础或从事医学方面的工作。烹尸,将尸体内脏器官用高压锅煮熟,再装袋抛弃到较为偏僻的野外,由此,不少尸块已被饥饿的流浪猫狗叼走及啃食,残缺不全。法医科的尸体还原难以开展的同时,也加大了警方排查嫌疑人范围的难度。
  
  “现在侦查进行到哪一步了?” 照现在的情况而言,这个案子要侦破谈何容易。
  
    “鉴证科通过比对DNA,刚刚确定了其中3名死者身份,但3名死者生前互相都不认识。”李大宝将三名死者的资料发过来,林涛大致看了一遍。
  
  这次案子棘手,上面给的压力不小。林涛直到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没花太大精力,只是在局长身边叨叨了两日,局长就愿意放自己回来,合着这次的案子到目前为止都可以说是没什么进展,局长也就这么把这烫手的山芋甩给我?哦,不,这好像跟局长没什么关系。这烫手的山芋还是我自己自作孽不可活,自告奋勇要求接下来的。林涛扶额。
  
  “秦明刚刚在看微信,我想他应该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了。” 李大宝一边给林涛发微信,一边在一旁盯着低头看手机的秦明捂嘴偷笑。
  
   “哦。”林涛虽然回得假装挺不在意的,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期待秦明回他的微信的。毕竟秦明回自己微信的次数就算加上在当初自己在龙番警局的时候也是屈指可数的。
  
  事实证明,这种事情也林涛只是想想而已。
  
  “这个嫌疑人又出来作妖了。”李大宝配上一个叹息的表情,“秦明已经先出发了,我可能马上也要准备出现场,就暂时不回你微信了。”
  
  “各位亲爱的旅客,由H市开往龙番市的D5964次列车现在开始检票了,有买好D5964次列车车票的旅客,请到检票口检票进站……” 直到广播员的声音响起,林涛才悻悻地将手机收回口袋,提上行李箱,踏上了回龙番的火车。
   ————————TBC————————
(QAQ,改了个名字,而且剧情大调,然后后面的文风可能会有点暗黑向。)
  
  
  
  
  
  
  
  
  

不服输 我要追上你的脚步。

【Go盲】不知道的事

章二剩下的一部分:
  文申侠告别yanice,回到事务所,本来他还想着教训不懂事的gogo,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得多无聊才瞎给自己接些什么饭局。
  当他踏进办公室时,才发现以往热闹的办公室里今天一点儿响动都没有。这两个家伙查案子的话,要么癫姐去,要么gogo去,两个人同时去的情况还是并不多见的。
  哦,对了,赵正妹可能是气到了,所以才提前离开。
  然而,事实的情况是,盲侠对了一半,是有人被气到了,另一个害怕他伤害别人,所以才提前离开。但是,那个人不是喜欢盲侠的赵正妹,而是谷一夏。
  半顿饭下来,gogo比癫姐更咬牙切齿,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在咬牙切齿些什么。他只是看到那两个家伙就气不顺而已。不过,本来也生气的赵正妹被他的这副要吃人的表情吓到了,害怕他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以至于饭都没吃,gogo就被癫姐匆匆硬拽出餐厅,gogo这才得以甩开她的手:“喂喂,我说gogo,你不至于吧?”
  “不至于什么啊?”谷一夏又恢复了我什么都没做所以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的脸孔,“你不吃饭把我拉出来做咩啊?”
  “吃饭?你刚才那副模样就跟个小怨妇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去吃人的呢。我说,人家两个吃顿饭,你在旁边装什么黑面神啊?” 赵正妹自己都还没生气,倒是这个家伙摆出要捉奸的架子。
  “啊?你觉得我刚才脸色很难看吗?我只是作为一个男人,觉得盲侠桃花运太好了,感到嫉妒而已……”谷一夏这话一说,别说癫姐,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对了。于是他干脆不说话了,只是盯着赵正妹,盯得他有点发毛了,他转移话题,“我们去酒吧喝酒。”
  “诶诶,”赵正妹还没反应过来,gogo就已经骑着机车飞出去几百米了,“谷一夏,你!”
  事实上,癫姐并没有在酒吧找到gogo。
  gogo来到事务所时,盲侠站在窗前喝咖啡,办公桌的对面坐着一个楚楚可人的年轻女孩子。她穿着看着普通的运动服,实则浑身上下都是名牌,没有五万元买不下来的那种。女孩年龄不大,说是国中生也不奇怪。
  “这个案子,我不会接的。”盲侠放下杯子,回到位置上,把女孩给他的资料推还给她。
  “为什么?”女孩情绪有些激动,“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我是看着你帮酒吧女郎打的那场官司,你差点儿赢了韦状,才来找你的。”
  “盲侠,这位是?” gogo询问道。
  “我是来找他打离婚官司的。”
  离婚?这么小的女孩子要离婚?现在法律也允许国中生结婚了吗?gogo深感世界变化快。
  “这场官司我是不会接的。”盲侠还是把话说得很绝。
  “我想你应该知道。”女孩转变了口风,“你帮那个酒吧女打官司就是在和戴氏作对。如果你帮我打官司,我会让他动不了你。”
  “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送客。”后一句是对gogo说的。
  “对不起了,小姐。”gogo将愤愤不平的女孩送走。
  “现在中学生都这么早熟了吗?”gogo把资料翻了翻,“什么?这个女人都已经22岁了吗?” gogo顺手就拿过了盲侠的咖啡杯,喝了一口,结果就被这个年龄给呛到了。
  “把我的咖啡杯放下。”
  “喂,有点同情心好不好,我可是被呛到了耶。”gogo放下咖啡杯,然后他就看着盲侠把嘴放在他喝过的地方,好吧,是差点儿放在。因为盲侠很快就把杯子放下,推到gogo面前:“这个杯子我送你了。”
  什么?那个抠门的盲侠竟然会送我东西?正当gogo沉溺在一种别样的满足感中时,盲侠又开口了,“给我买个新的回来。”
  “搞什么,那我不要了,至于买新的,你还是自己去买吧。”
————————TBC————————
  
  
  
  
  
  
  
  
  
  
  
  

【Go盲】不知道的事

  争取早点让初恋领盒饭(争取7章杀青),哈哈。
章二(1):我们的关系
        盲侠一行人来到餐厅时,已经过了6:30。一进餐厅,gogo就认出了戴天恩,比资料上看起来更年轻,气质属于在普通人里很出众的那种。
  戴天恩明显也注意到了他们,向他们的方向招了招手。
  癫姐在看照片时本来还觉得这个yanice长得一般。现在看到本人,好嘛,虽然这位和王官不是一个类型,但也很温柔大方,比证件照好看多了。癫姐默默的在心中为自己的爱情点蜡。
  正当癫姐要领着盲侠走过去时,却被gogo强行拉扯到了另一边,一张听得见他们说话的桌:“你去做咩?我们在旁边监视他们就好了。”
  其实gogo也是有私心的,他想验证盲侠是不是真的认识她。
  戴天恩见他们离开,文申侠一个人站在那里,连忙走上前去,把文申侠拉到座位上。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女子的气味是完全不会因为感到陌生而拒绝的,尽管自己连她的名字都是今天才听说。
  “你好,戴小姐。”文申侠还是一如既往地礼貌。
  “你对我还用那么客套吗?”戴天恩对于这称呼愣了一下,她盯着盲侠,“以前,你一直叫我yanice。”
  文申侠被这般温柔但炽热的眼神烫到,低着头:“戴小姐,我想我是不是让你误会什么了?”
  戴天恩选择性的没听到那句话,“阿侠,你知道吗?”
  好嘛,人家文申侠本人还没什么反应呢,隔壁桌那俩倒不知是被咖啡呛到还是被这个名字呛到,在那儿猛咳嗽。听到声响,文申侠转头用看不到的眼睛瞟了他们两眼,那俩再咳嗽也得憋回去了。没听见声音了,文申侠的嘴角向上一撇。
  “知道什么?”
  他这时候才想起要回到这个话题。
  “我和你的关系。”戴天恩心想的没错。她这么多年外出学医,一方面来自父亲的逼迫,另一方面,就是文申侠的病。
  “我们?什么时候有关系?”文申侠也不笑了,对面女子的话,让他感到疑惑的同时伴随着强烈的不安。
  “那我就买个关子,先不告诉你。”戴天恩还没找到治疗那种病的办法,至于她为什么会选择回来,其实归根结底是想摆脱父亲的控制。但是,重新和盲侠在一起也被她算在她的计划日程当中。至于为什么不告诉盲侠他们的关系,无非是不知道如果告诉了他,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会不会对他造成伤害。所以,尽管很希望文申侠能够回到她身边,她还是把话忍了回去。
  文申侠想的没有她多,他只是好奇于为什么连癫姐和gogo都相信他认识她,而她又不愿告诉自己他们的关系。当然,在心底里 ,盲侠是不希望和她有什么瓜葛的。光因为他是戴德仁的女儿,她的父亲害的gogo失去了一条腿,害的自己的儿子心里变态。就足以让盲侠对这位戴小姐敬而远之。
  “那戴小姐,我想我们之间的对话也应该到此为止了。”盲侠起身,听到隔壁桌没有任何响动。那两个家伙就这么丢下他走了……
  “我送你出去吧。”戴天恩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副体贴的模样,就好像他们十二年前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模样。只可惜现在的文申侠对于十二年前的她早没有任何印象了。
  “不用了。谢谢你的款待。不过我想,这顿饭钱我们还是AA制吧。”说完,文申侠就起身离开。本来戴天恩对他的一些事是不好奇的,但是如果文申侠这么急迫地就想与她撇清关系,这背后一定有原因。这倒是引起了她的好奇。
——————————TBC——————————
(为什么这么少?把存货都放了。😣因为开学了,还换了班主任,好吧,初二上升期求新班主任放过。QAQ)
老规矩求喜欢求评论求推荐。
  
  
  
  

【Go盲】不知道的事

楔子:喜欢和爱从来不是难事,难的是自己已经忘记这一个和即将忘记下一个爱上的人。——忘爱症候群
  (本文时间线为戴天佑自首后,无盲侠父亲戏份。大概是HE不排除作者作妖。会给初恋组戏份,但最后初恋还是各自安好了,不雷。)
  章一:我不认识她
  “喂,这里是gogo家。”谷一夏看是陌生的号码,他想,打给盲侠处理事务的电话都是打的办公室的座机。他以为是推销电话,本来想挂掉。可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坚持不懈,即使挂掉也一遍一遍地打来。 这下gogo也没法补觉了。到后面,他拿起电话就想问候对方家人了。
  “gogo家?请问你认识文申侠吗?”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他的声音,沉默了一阵,才说道。
  “他现在不在,有法律问题打给他事务所吧。”一听是个女孩的声音,谷一夏才忍住了要发气的冲动。
  “我没有法律问题,我只是有些事,嗯,我还是找文申侠吧。”女孩回答。
  “那请问你有什么问题?”谷一夏叹了口气,这姑娘说话挺好听的,怎么说的这么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呢。
  “我是戴天恩。”对面的女孩始终是一副温和的语气。
  谷一夏握电话的手自听到那个名字开始,就一直僵在那里,他没有说话。戴天恩,戴德仁的女儿,回来了。那个害他这么惨的仇人的女儿是来找盲侠的。而对于盲侠的事,他最近总是会更加的关心。
  “喂?”对面的女孩还以为他挂掉了电话,“请问你还在听吗?我不是有意冒犯你,我也试过打他私人电话,他是不会接的。所以请你告诉他,我晚上六点在餐厅等他,ok?”
  “哦哦。”gogo敷衍的应了两句。刚想问她是怎么认识盲侠的,才听到电话“嘟嘟嘟”的提示音。
  他的平静的心被这一颗石子击得激荡起层层波澜。
  他骑着机车赶到事务所时,只有赵正妹在。那正好,趁盲侠没来,多了解一点那个戴天恩的情况。赵正妹认识盲侠十年,应该会知道关于戴天恩的事。
  “戴天恩啊,盲侠跟我没说过啊。”赵正妹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谷一夏,随后是强烈的担忧,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自己该不会又要多一个情敌了吧。
  “这就奇怪了,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一开口就找盲侠,应该跟他很熟才对。”gogo在电脑上查着戴天恩的资料。
  “她果然就是那个老东西的女儿。”他指着戴天恩读的大学给赵正妹看,没错,就是一所学校来的。gogo用拳头狠狠地敲了桌子两下,“这个老东西让他女儿在这时候回来做什么?”好嘛,桌子敲出的声音盖过了说话声,可见谷一夏对戴德仁的恨。
   “你们在我办公室做咩啊?”盲侠端着杯咖啡,走进办公室时刚好听到gogo敲桌子的声音,“gogo,桌子敲坏了可是要配的。”
  “知道了,你这桌子差点儿还把我手指敲骨折了呢。”gogo朝赵正妹使了个眼色,说不说啊?
  赵正妹瞪回去,我哪知道,先试探下喽。
  “诶,盲侠,你有没有在国外留学的朋友啊?”
  “没有啊,你问这个干什么?”盲侠挑挑眉,意思是,你们都知道我没几个朋友。
  “我们就是……我们的朋友想问问出国留学这方面的事,想问问你有没有相熟的朋友嘛?”都怪你,gogo也瞪了赵正妹一眼,幸好我机智,把话圆了回去。
  盲侠被他们俩的话整的一头雾水,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找不到理由说了吧。
  癫姐所幸把谷一夏拉到一边,对着他的耳边悄声的说,“我看盲侠从不撒谎,你说的那个戴天恩出过国,会不会他真的不认识啊?”
  “没理由啊,那个女人打来的时候,一副很笃定盲侠一定会见她的语气啊。”gogo也很疑惑。
  “要不,我们直接问他认不认识好了,”赵正妹没等gogo回答,就直接转身问盲侠,“你认不认识戴天恩啊?”
  “我?”盲侠指了指自己,“戴天恩是谁,和戴德仁有关吗?”
  “对啊,她是戴德仁的女儿。”gogo走到盲侠面前,一副我有理我不怕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蹦出了一句话,“有一个叫戴天恩的小姐她说要请你今天晚上去吃饭。”
  “戴天恩?”盲侠皱了皱眉,这个名字乍一听,对自己而言仿佛很熟悉,脑海里却再也没有关于戴天恩的任何记忆。他也疑惑,为什么戴德仁的女儿会请他吃饭,“她有说为什么请我吃饭吗?”
  “我哪里知道,你自己去了不就知道了吗?”gogo对于兄弟有女人约这种事,一般是抢在前面起哄的,只是这次,心里有太多感觉,一时间,他的语气有些冲。
  这时候,gogo也想起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因为文申侠的私人电话,只有他的朋友可以在任何时候打通,那么为什么作为朋友的戴天恩不可以?可能是时间的原因,资料上显示戴天恩是12年前出的国,而盲侠的手机自然是在那以后买的。如果是基于他们只是一般熟的话,盲侠没存她的电话很正常。如果这样,她为什么要在回国后第一时间找盲侠呢?
  “晚上你们陪我去。”盲侠觉得自己一个人去赴她的约可能不太安全也不太合适,自己跟她并不很熟,甚至算得上不认识,尤其是她有这么一个控制欲爆棚的老爸。
  “我们俩这样让一个女孩子请客不太好吧。”gogo正经完后又开始厚脸皮了,去餐厅蹭饭这种事,不去白不去嘛,再加上他还要保护盲侠,呃,虽然盲侠不是很需要他的保护。
  “我有说你们那份由她出钱吗?你们自己AA。”
  “那我们不去了,对吧,癫姐?”gogo扯了扯癫姐。
  “去啊,怎么不去。反正我们一年也去不了几回这种地方,更何况我们是要去保护盲侠的安全啊?” 癫姐拍下了gogo扯住她衣摆的手。
  “那盲侠,我可不可以下个月不交房租啊?” gogo可怜巴巴地看着盲侠。
  哦,对,盲侠也看不到,所以答案是“不可以”。
------------------TBC---------------------
(开学前的几连更 开学后好好学习 哈哈)
  
  
  
  
  
  
  
  
  
  
  
  

【獒龙】奔向未来的日子•7(抗战 abo 中长篇)

  马龙并不诧异甚至还有隐隐的欣喜,张继科当上帮主本就是早晚的事,但是如果是他现在就胜任帮主,那么意味着,自己的堂主之路会比之前顺畅不少。
  马龙这会儿才想起来沿湾码头的事,自己因为身体和任务的原因,已经搁置一个多月了。
  期间陈玘因为这事儿来找过他几次,但是都被马龙挡了回去。
   既然都这么说,那自己还是先去实地看一下情况好了。
  这件事马龙只通知了许昕和樊振东,但并未让他们陪同。毕竟,人少被发现了也好跑。(?)
  马龙是从旁边的窗户翻进去的,这里比他想象中的要脏很多。周围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异味。很多包袱整齐地码着,马龙用刀随便割开一袋,黑色的块状物体便滚落出来。马龙捡起来闻了闻,果然,异味来自它。这到底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决心查清楚。他把黑色硬块放进口袋,一只手把着窗撑着要跳上去。
  门响了,什么?门响了,马龙赶紧跳下来,躲在一堆包袱的后面。
  “邱先生你看,这是我们按您的吩咐所放置的,全是最新货。”这个人点头哈腰的样子滑稽得像是一条哈巴狗。果然,邱贻可没有看他,只是点点头。
  糟糕。就在这时,他们来到了马龙割开的那个包袱前。
  邱贻可皱了皱眉,转过头看着堂主。堂主也是一脸惊讶,连忙赔笑:“邱先生……” 堂主转过头就给了他手下一脚。
  “你特么的怎么看的,啊?这是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这是我们邱先生的东西,弄坏了弄丢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是是是,”果然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手下,真不知道这帮只会拍马屁的家伙是怎么混出来的。
  手下挠挠头,突然对邱贻可说:“对了,刚才您进来之前我们来检查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坏掉的。一定是有人来了。”
  “有人来过你骄傲啊?你没看住你自豪啊?这样的话,这个人一定还来不及逃走。快,带你的手下去找找。”
  “诶诶,”手下招招手。 一群黑衣男子便朝着里面的包袱走来。
  马龙背过头,屏住呼吸。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马龙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就在他们已经把马龙前一个包袱检查完毕的时候,马龙已经拿出随身准备的小刀时,一个穿日本军装的男子来到邱贻可身边,对着他的耳边说了几句。
  “实在是对不起,堂主。今天的检查还是由你负责吧,我就不奉陪了。” 堂主连忙应着,让黑衣男子停止检查,一起把邱贻可送了出去。
  马龙趁着这个机会,赶紧爬上窗,跳了出去。
  “嘭”尽管马龙在之前都没整出什么动静,不过跳下来的这一声响,那些黑衣男子可都听到了。
  “那老大,我们还检不检查?”手下看着邱贻可走远的身影,才敢说道。
  “检查个屁啊,这么大响,没听见啊?还不快追。” 堂主也一巴掌拍在那人头上。
  “快追,快。”手下连忙朝马龙跑的方向撵去。堂主擦擦额头的汗,得亏邱贻可没听见,不然今天就不好办了。
  马龙跑出码头,见周围人山人海,就算那些人追出来也看不到他。他朝周围望了望,到公用电话亭给许昕打了个电话。
  “诶,哥,你总算打来了,我和小胖都以为你出事了。”许昕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倒是从那边弄了点东西。”马龙又把口袋里的硬块拿出来,“那行,多的话等我回来再说。” 马龙看到那边已经有不少人追了出来,把电话挂了,匆匆离开了这里。
  暮色将至,马龙回到帮会时,其余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许昕和樊振东。
  “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许昕见马龙风尘仆仆的回来,连忙问到。
  “你看看这是什么?”马龙从口袋里掏出黑色硬块。
————————TBC———————— (开学前最后一发。应该。)
  
  
  
  
 
  
  
  

【獒龙】奔向未来的日子•6(中长篇 抗战au abo)

第六章:新帮主驾到
      有人说,在梦里梦见过的事情,要么你希望它的发生,要么它一定发生过,只是你记不起来罢了。马龙确信自己不属于前者,可是,自己又怎么可能属于后者?越来越多的疑问困扰着马龙。
    他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那块他和张继科都心心念念的翅膀怀表。可是仅仅只在梦里出现过的东西,哪有那么好找。衣柜里,书架上,橱柜里,甚至连沙发底下马龙都俯下身子看过,只是连多少年前的老照片都翻出来了,自己还是没能找到那块怀表。马龙有些丧气的想,那个梦会不会真的只是一个挺莫名其妙的梦,跟现实一点儿关联也没有 ?
  如果没有出现过,那为什么,马龙都还可以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他和小男孩分别时的心痛。
  不过,这次翻找找出的那张照片,倒又把马龙扯入了一个新的疑惑。照片上是一个男人跟自己拍的照片。在马龙看来,这个男人三十有余,而他旁边的自己却是青春正好的模样。马龙最无法接受的,无非是那个人的脸,没错,只剩下一个空洞,被什么人给挖掉了。所以马龙赶紧把照片翻过来。“父XXX祝子马龙”XXX?这几个字也跟前面的洞一样,在刻意掩饰着什么。但是马龙已经不想再想了,一来是自己大不如前的体力,在忙活了一天后,已经累趴了。二是关键性的怀表并没有找到,所以他也有理由相信,这块怀表根本没有出现过,自己和张继科也从来没有认识过,从来没有。
  那天晚上,马龙睡得并不好,又一次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这一次并没有梦到那个小男孩,也没有见到自己的养父母。而是很多片段在自己的眼前闪回。
  一睁开眼,眼前并不熟悉的家,只有灰白的墙壁和天花板,浓烈得呛鼻的消毒水味,和站在自己身边因为戴着口罩所以看不清脸的几个医生。马龙意识到这是在医院,自己又一次来到不属于自己的梦境,那时的自己顶多12岁,对他而言的记事之前。
  那些医生正在说些什么,马龙因为隔的有些远并不能听清。他想坐起身时,才发现自己其实是被捆绑在了病床上。他尝试着用力挣脱,无奈那时候的自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的小孩,哪里挣脱的开。
  这时候,那群医生中的其中两人,似乎是因为意见不合起了争执。
  马龙也勉强听清了内容,这些人来自日本,自己能听清的不过那么几个词而已。omgea,alpha,马路达。那些词语在提醒着马龙,这和自己最近的不适可能有关。
  顷刻间,画面急剧跳转,还是十几岁的自己,只是这次,他好像是被关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还有很多与他同龄的,不过都是男生。屋里的空气很闷热,没有窗户,只有一个换气扇工作着,也有那里投进了一缕阳光,照亮了这个狭小的房间。很明显自己没来过这里,马龙朝周围望了望,除了一个脸圆圆的个子并不是很高的小男孩自己似乎有点熟悉以外,这里的其他男孩他都不认识。他发现,这个房间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除了有些时候会有人哭嚎。只是又不等他观察完,画面就突然一片猩红,伴随着令人作呕的晕眩。马龙皱了皱眉头,睁开眼,还是自己熟悉的环境。 只是这次醒来后,那种不适的症状再次加重,自己的脖子上摸起来也开始有隐隐约约的凸起。
     但是自己今天要赶着去帮会,马龙披了件大衣就匆匆出了门。
  来到帮会时,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之所以是差不多,因为罗成没到。罗成没到?看来自己前些天怀疑他可能要生场重病是没错的。
  “今天叫各位来,是要宣布一件事,罗成罗帮主在前些天突然病情加重,那么这一段时间的事务,就由罗帮主的养子来处理。 ”罗成的助手宣布着。
   马龙不自觉弯起嘴角,如果这样,那么自己在完成帮会任务的同时,也可以同时启动对张继科的策反。
  那股咖啡味又来了,张继科似乎每次都穿着那件白衬衣,他缓缓地走到众人面前,即使他没有开口,很多人也能感觉到强大的气场正在迫近。张继科扫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马龙。
————————TBC————————